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姣敏月光原创影音博客

欢迎您的光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秋韵《下》66  

2015-03-07 15:26:02|  分类: 小说:秋韵《下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原创】 秋韵 2 - 姣敏月光 - 姣敏月光 博客家园

 
  

秋韵 《下》66


老王离开文慧工作的店后,独自行走在街上,他突然想起赵丽就是小吴的前妻,就想去找她,他往服装厂方向走去,刚到门口,突然一个人叫他:

“老王哥,你好!”

“你是?奥,你是玉儿的妈妈。”老王认出了秋菊,他问:

“你这是?”

“我在这儿上班哪!大哥来这儿办事吗?”她看到老王也向同一个方向走,心想:老王来厂子干嘛?难道来买衣服?

“没事,我就是闲逛,你女儿和外甥好吗?”老王想起那个金锁链给了玉儿,如今想要回来也不知道咋办。

“嗯,挺好的,今天玉儿刚从她婆家回来,孩子也长大了。”秋菊看到老王哥有些犹豫,忙说:“我就是回车间拿点东西,老哥没事来我家玩吧,你在这等我,一会就好。”说完,急忙忙的走了。

老王心想,自己反正也没事,就去她家吧,也好了解一下赵丽的事,他站在门边等着。


赵丽昨天听小吴去B市没有打听到儿子的消息,心里郁闷,她多么希望那个孩子就是她的广广,她坐在那儿,心神不定,她想再去问问小吴,刚走出门,突然她看到一个熟识的身影,那不是老王大哥吗?他是琳琳的干爸,他怎么会在这儿出现?刚想上前去打招呼,看到老王和秋菊一起走了,她纳闷:他们两个怎么会在一起?


老王随秋菊来她家,玉儿抱着孩子来迎接:

“贝贝,快叫爷爷,王大叔你来了。”

“哎哟,真是长大了,挺重吧,来!让爷爷抱抱。”老王说着就要去抱孩子,这时候孩子撒尿了,弄了玉儿一身,秋菊赶忙接过孩子,娘两个到屋里收拾去了,老王坐在沙发上,四周看看,屋子整洁,拾掇的井井有条,一张全家福挂着墙的中央,老王看看,有认识的,还有不认识的,其中秋菊和他老公老刘在中间坐在,秋菊手里抱着玉儿的孩子,玉儿和她对象站在秋菊身后,怎么还有她?老王仔细端详着,时装店的那个银儿也在,还有很多人,老王都不认识。

“老王哥来坐,请喝水!”秋菊端着一杯水,放桌上。

“这个丫头是你什么人?”老王指着银儿问。

“奥,这是我小叔子的女儿,叫银儿,这是她爸妈。”秋菊解释着:“这张照片是玉儿孩子过百岁时候拍的,我家六口人,他家三口人。”

“拍的好!原来银儿是你侄女啊。”老王在时装店见过银儿:“那个孩子不错,对人挺和气的。”他想起来了,那次银儿和玉儿都去过他家。

“大哥!你干儿子李琳好吗?好久没有见到他了,怎么今年考大学了吧?”秋菊突然想起李琳,她有意将银儿介绍给李琳做女朋友,就是没有机会说。

“李琳挺好的,今年就要高考,还有几个月的时间,我那干儿子可用功了,学习成绩挺好,这也是玉儿和你们帮助的结果,非常感谢你们!”

秋菊自从在赵丽家认识了李琳,李琳的学习的刻苦,和家里生活的艰辛,让秋菊对这个只有20岁的年轻人刮目相看,临别时候,给了他赵丽干妈一些钱,作为对孩子的帮助,玉儿也送给李琳一下辅导书,李琳对此很是感激,他小时候爸爸去世,妈妈有病住院,他想辍学,后来是鞋厂陈厂长帮助他学费,供给他上完小学、初中,后来李琳认了老王做干爸,老王帮助他上高中,并鼓励他考大学。

“李琳这个孩子能刻苦学习,也是你这个干爸的功劳,我们都知道,你才是无私的供给他学习和生活的坚强后盾。”秋菊对老王很敬佩:“李琳能有你这么个干爸,是他的福气。”


老王看着玉儿的儿子,怎么脖子上没有脖锁了?老王从货郎老何那儿得到那个金锁链,从文慧口中证实这个玩意不是他家的东西,怀疑李琳是老何骗来的孩子,他让文慧挑起她前夫老何的货郎担子,就是想让她穿街走巷的了解一下货郎骗来的孩子的生身父母,后来文慧在东埠镇南的村里,遇到一个老奶奶,她告诉了文慧那个货郎(就是他的前夫)骗孩子的经过后,文慧怕事情暴露,牵扯到她和儿子,就放下货郎担子,改行当了销售员,老王没有放弃对孩子身世线索的寻找,他从寻人启事上发现了小吴后,找到了他,小吴说的信息和孩子相似,他怀疑李琳就是小吴十七年前丢失的孩子,当老王知道小吴就是赵丽的前夫的时候,事情已经明了了,可是他老是感觉不对,好像事情没有那么简单,可是又找不出原因来。


“大哥,你有什么事吗?”秋菊看到老王神情恍惚,问。

“我没事,最近让孩子的事给闹的。”老王顺口说。

“什么事让大哥为难?是上学学费的事情吗?要是有困难,我一定帮助他。”秋菊忙说。

“唉,是这么回事,我那次不是给了玉儿一个金锁链吗?那是李琳小时候的物件,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,这不我买了一个模样相似的,我想换回那个旧的来。”

老王心思半天,还是如实说吧,他经过几次和秋菊的接触,知道她是个好人,这个事让她知道也没有坏处,说不定她还能帮着找李琳的亲爸妈哪。

“奥,这么回事啊?你怎么那么为难?不就是个锁链吗?”她说着去了书房,拿出了那个金锁链:“是这个吗?大哥。”

老王接过金锁链,看了看:

“就是它,我这个比它漂亮多了。”老王从怀里掏出他早已准备好的金锁链,他想如果见到旧的,就拿出新的来。


秋菊拿起着两条金脖锁,端详着,她突然感觉到那个旧脖锁有些面熟,好像……?

“大哥,你说这个脖锁是李琳小时候的物件,我怎么看着有些面熟?好像在哪儿见过。”秋菊问老王,她好好想也想不出。

“妈妈,是贝贝带着你见过吧?”玉儿插话说。

“不是,那天贝贝带着我还没有仔细看,这个脖锁好像带在另外一个孩子身上,是谁哪?”秋菊沉思着。

“你想想看,是谁家的孩子也带着相同的金锁链?”老王在一旁着急,他很高兴,他就是想让秋菊能认出来。

秋菊眯着眼睛,她的思绪远飞,那是……,不是……,突然,她睁开双眼。

“大哥,你说这条金脖锁是李琳小时候的东西,我怎么看着像是、像是、像是赵丽家的孩子的东西。”

秋菊终于想起来了,那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,她的前任丈夫徐光刚去世不久,一天,赵丽去车间找她,说她孩子过百岁请她去吃喜酒,秋菊不想去,可是赵丽是她的同学,虽然因为他丈夫徐光的去世,让秋菊对赵丽产生了怀疑,因为他丈夫徐光年轻时候和赵丽认识,两个人还有过很多绯闻,后来丈夫因为去赵丽家帮助秋收,在回厂子上班的路上遇到车祸,没有留下一个字就去世了,秋菊一度对赵丽很厌恶,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,再说秋菊也重回厂子和赵丽做了同事,赵丽嫁给了小吴,她不好意思在赵丽孩子百岁时候缺席,就很不情愿的来到赵丽家,赵丽也是因为徐光的事怕秋菊对她有看法,就故作亲热的抱孩子给她看,当时秋菊看到的第一眼就是孩子脖子上戴的脖锁,是金色的。所以秋菊印象比较深。

“是谁家的孩子戴着相同的脖锁?”老王问。

“好像是……,赵丽的孩子。”秋菊肯定的说。

老王一听,和他是看法相似,就又问:

“那么那个孩子在哪儿?几岁了?”

“那个孩子丢了,在他两三岁的时候。”赵丽回忆着:“那时候孩子和他妈去商场,走丢了。”秋菊就把当时丢失孩子的事情对老王描述的一番:“当时赵丽都崩溃了,她每天在街上寻找孩子,后来就病了。”

秋菊对赵丽家的事了解详细,她很可怜赵丽:

”后来我和老刘给她介绍王强,他们结婚后赵丽的病才好些了。”

老王听了心里明白了,赵丽就是李琳的生母,那么小吴就是李琳的亲爸了。他问秋菊:

“赵丽的前夫,也就是孩子的生父,是姓吴吗?”

“是的,他也在服装厂上班,和我那死去的老公是同事。”秋菊说话的语调怪异,让老王感觉出她心仍然在思念着他。

“王大叔,这个金锁链你拿回去吧,我儿子也不戴,戴上就往下扯。”这时候玉儿说话了,她看到妈妈提起父亲就伤感,所以打断了她的思路。

“不了,这也是我的一片心意,你不要拒绝。”老王把那个新的脖锁递给玉儿,他手里拿着那个旧的脖锁心思着。

“照你这么说,这个金脖锁是赵丽失散的孩子的物件,怎么好像李琳小时候也带过?”老王有意把话题往脖锁上引。

“老王哥,你说琳琳小时候也带过这个脖锁,那么琳琳的那个脖锁是谁买给他的?”秋菊问。

“当然是他爸妈了。”老王说。

“他爸妈把这个物件放在你哪儿吗?”玉儿问,因为这个脖锁链子是老王给她的见面礼,所以这个问题一直围绕着玉儿,怎么李琳小时候的东西不在他妈妈哪儿?


玉儿的问话让老王为难了,他怎么回答哪?

不能说出此物件是那个货郎的,说出来事情就会暴露,因为最近到处贴满寻人启事,说一个货郎骗走了一个孩子,弄的人心惶惶的,人人皆知 ,他脑袋一转,说:

“是他妈没钱用,放我这儿让我给她卖掉成换钱。”

“不是,我怎么看这个脖锁链子就像赵丽孩子的物件,不如我把赵丽找来,让她看看,你说好吗?”秋菊问老王,此话正合老王意,他说:

“赵丽能在家吗?她会不会上班了?”

“没事,我有她的电话号码。”

“也好,让她来认认也好,是李琳的还是赵丽的,反正锁链只有一个。”老王说。

“王哥,你不会认为我不信任你吧?”她翻弄着脖锁链,看看老王:“要不然,你就拿走吧,既然是李琳的,错不了,也可能是我想错了。”赵丽怕老王不高兴,就把金锁链重新包好递给了老王,

“怎么会不高兴?正好多日不见李琳的干妈了,叫来见见也好。”其实老王心里正想让赵丽来认认,那样的话,事情就有眉目了。


不一会功夫,赵丽来了,她正在为老王和秋菊在一起这件事纳闷,电话响了,她急忙来到秋菊家。

“赵丽,你来看看,这个你认识吗?”秋菊递给赵丽一个金锁链。

“这不是你家贝贝的吗?”

“你再仔细看看!”老王说。

“怎么了……?这不可能,也有可能!一样的东西多着那!”


……待续




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7)| 评论(10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