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姣敏月光原创影音博客

欢迎您的光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秋韵《下》33  

2015-01-13 16:22:18|  分类: 小说:秋韵《下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

 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秋韵《下》33

李琳和他干哥哥去老王干爸家玩,在吃饭的时候,老王听王健说是他继母的儿子很小时候就丢了,心想,唉,太可怜了,怎么也有这样的遭遇,他看看正在擦眼泪的老伴,就安慰说:

“老婆子,你也别难过了,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,这都是我们和孩子没有缘分。”他看到李琳也在难过,心想,这个孩子和我们还真是有感情,可能是从小就在这儿住住的,他突然闪过一个念头,李琳是饭店老板买来的,那时候也很小,有没有可能是……?唉,哪有这么凑巧的事。

饭后,李琳和王健走了,老王就和他老伴说:

“他妈,你说今天王健说的那事,就是丢了的那个孩子,有没有可能找到?”

“唉,只要不死,都有可能找到,可是我们的孩子却再也回不来了。”说着,又有些悲伤。“如果那个孩子还活着有多好啊,李琳又多了个哥哥……”说的这儿,她又笑了。

“我不是说这个!你说李琳的亲妈家在哪儿?不会也是在那些乡村吧?”他推推老伴,老伴看着他。

“你以为王健他妈丢的孩子是李琳?不可能的。”老伴说:“货郎都死了,谁知道李琳是谁家的孩子?你别胡思乱想的了。”说着,老王家的就去收拾碗筷去了。

“你收拾吧,我出去趟。”老王推车出门,要去找货郎前妻。

路上,老王心思怎么对货郎家的开口,走到货郎家村边上,还是没有想出好的主意,这时候,他突然听到有个孩子在喊:“卖玩具了,好看的玩具!”

老王往声音方向看,只见不远处围着一群孩子,他也凑上前去看,原来是货郎前妻的儿子,他眼前守着一个货郎担子,老王一看,哎呀,这不是我给货郎前妻找到的那个担子吗?他看到货架上面摆满金银首饰、甜果玩具等。还别说听像个样子的,他拿起一个银锁链子,很像他家里那个。

“你想要吗?”那个孩子问。

“我看看,这个是真的吗?”老王一抬头,狗剩说:

“奥,是你啊,大爷,你看吧。”

“你妈那?”

“我妈在做饭,她刚回来。”狗剩和老王一边说着,一边朝远处喊:

“妈!妈!你快过来!”

“什么事,买了几件?”一个妇女急促促的喊着过来,她老远就看见老王站在哪,赶紧把头发梳梳,拍拍身上的灰尘。

“老王大哥,你怎么来了?”她拉着老王的胳膊:“走,家去坐坐。”

老王心想,我就是来找你的,他随着狗剩妈来家里,屋里的灶房还冒着烟,好像饭还没有做好,就接过她递过来的小凳子,说:

“大妹子,你快先做饭,我在这儿坐会。”

“哎呀,看俺家里乱糟糟的,我刚去置办了一下货物,想去试试,以前老何出去做买卖,我也曾经和他一起去过,很多年没有捣鼓了,也不知道能不能行。”

“万事开头难,没有问题,只要你肯攒研,做买卖的技巧也很多。”老王鼓励她说。“我看你置办的货还不少,那些首饰做的太像了,一定有人喜欢。大妹子,我听说西边有个东埠镇,那里人很富有,你可以去那里转载,看生意能好不。”老王无意中说出了心里话,他内心希望李琳能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,他想利用狗剩妈卖货的机会,寻找一下,可是又不能说的太白,毕竟还是没有影的事。

“是啊,以前货郎在的时候也经常提起过,在哪里玩具是买的挺好的。要不明天我去转转。”狗剩妈高兴的说。

“我那儿有个亲戚,家里开个工厂,是做服装的,你可以去那里转转。”老王想起李琳说的,他干爸干妈好像都在那儿上班,就有意识的引导狗剩妈去看看,希望能出现奇迹。


狗剩妈卖货都好多天了,老王想知道有没有收获,倒不是想知道买卖做的如何,而是挂挂着寻找李琳的亲爸妈的线索,他又一次来到狗剩家,这次是下午,他想做买卖不能很快就回家,去早了家里可能没人,他慢悠悠的走着,等到了狗剩家,已经是太阳快落山了,狗剩家的门开着,屋里有不少人,他好奇的走上前,一看,狗剩妈在炕上躺着,好像生病了。

“怎么了,大妹子?”大伙一听,有人进来了,赶紧闪开。

“奥,是大哥啊。”狗剩妈赶紧起身想坐起来,大伙都不让:

“你先别动,刚拔上罐。”

“拔罐,怎么了?”老王问。

原来狗剩妈出门卖货,犯了头疼病,这个病根还是在没有和货郎离婚前,有一次因为货郎赌钱,两个人吵架,狗剩妈半夜回了她娘家,可能是让西北风吹得,留下了一个偏头痛病,疼起来很厉害,街坊邻居都知道,狗剩去找了她们,其中有会拔罐的土大夫。

“拔罐就能好吗?还是去城里医院看看吧。”老王关心的说。大伙都看着狗剩他妈。

“你想去医院看吗?拔罐也就是止一阵,去去火,不能除根。”旁边一位妇女说。

“不去了,我扛几天就好了。”狗剩妈说,可能是怕花钱多。

老王一看,天也黑了,他安慰狗剩妈:“大妹子,今天已经晚了,要不明天我让李琳找个车,把你送医院看看吧,可不能这么靠着。这万一你出门在外犯病了怎么办?”


第二天,老王去找李琳,那天是周六,他正想去鞋厂上班,每次周末回家,李琳都去鞋厂工作,好挣些工资贴补家用,李琳听说狗剩妈病了,就和妈商量:

“妈,要不今天不去上班了,我去请一天假,等明天再上。”

他来到鞋厂,和厂长说了事情的经过,陈厂长说:

“李琳,你上班吧,我开车和你干爸去送那位阿姨看病,你爸在哪儿?”李琳知道,自己也不会开车,还得让干爸出钱租车,倒不如让厂长去,就回家告诉了一声干爸,老王坐着陈厂长的车,开往狗剩家。

路上,老王把他的想法告诉了陈厂长,他想趁狗剩妈卖货的机会,寻找李琳的亲生父母,陈厂长很同意,他说:

“大哥,你这个想法很好,既然知道李琳不是货郎的亲儿子,那么谁是李琳的父母成了个问号,寻找失散多年的父母不是件容易的事,要是需要我的话,你老哥可别不放声,我会帮助你的。”

“谢谢陈厂长!我先替李琳谢谢你,有你这句话,给了我很大勇气,说实话,我也是大海捞针,难寻踪影。只是光有这么个想法,这边刚开始就遇到了狗剩妈病了。”

“不难,我医院里有认识的人,我们直接去找他,让他全面的为狗剩妈检查一遍,找出病根,对症下药,我想很快就会好的。”陈厂长也很喜欢李琳,他很想让李琳做他的女婿,可是他老婆不同意,不管以后怎样发展,先帮助他找到亲生父母再说,不过话好说,具体做就很不容易了。

“这话你和货郎前妻说过吗?关于李琳的身世的事。”

“还没有哪,你说怎么个说法。”老王说,他现在有陈厂长的支持,好像又多了些底气。

“等到了医院再说吧,这事不能心急。”厂长开车的技术一流的,他化了个圈,汽车停在了狗剩家门前,因为上次送殡时候他已经来过一次,所以这次是熟路了。

上前叫开了门,开门的是狗剩。

“你妈哪?”老王问。

“在炕上。”他们来的屋里,狗剩妈听见叫门声,早已经穿好了衣服,她感激的说:

“两位大哥,你们来的这么早,吃饭了吗?”

“吃了,你们吃饭了吗?”老王看到家里没有烟火,知道还没有吃饭,就说:

“不用做饭了,快收拾一下上车,李琳今天有事没有来,陈厂长来送你去医院,检查还是不吃饭好,狗剩到那儿买点饭吃。”他招呼狗剩上车,她妈收拾了一个包袱,随后也上了车,车子急溜溜的开往医院。狗剩摸摸这摸摸那,他还是第一次坐这么好的车,喜得直咧嘴。

“别动!别弄坏了!看你就不能老实点!”狗剩妈严厉的瞪了一眼儿子。

“你别管他,让他摸吧,没事的。”老王摸摸狗剩的小手,黑乎乎的,恐怕几天没有洗了,心里不禁涌上一丝痛楚。


医院检查的结果很快就出来了,狗剩妈没有什么大病,吃点药就好了,因为她以前从来没有吃过药,所以一吃药,病情就减轻了。经过这几天的接触,老王感觉到狗剩妈是个好人,是值得信赖的,趁着狗剩不在时,老王把李琳的故事告诉了她:

“我就是想为我那可怜的干儿子找到他的亲生父母,我想你货郎的工作条件比较活泛,穿大街走小巷,能听到一些有用的消息,不瞒你说,李琳就是你的前夫老何卖货时候带回来的孩子,那时候他才二、三岁,还有那个金锁链,在我家你也见过的,那是李琳小时候带的,我为什么让你卖首饰玩具,就是想让他的亲人能看到,想起以前的孩子,看看到底是谁的孩子,如果找到了李琳的亲生父母,你就是立了头等功。”

狗剩妈听了后,心里非常愤怒,她怎么也想不到她前夫何守才是如此卑鄙,怪不得不让我动那个锁链子,原来是骗来的孩子身上的物件,她后悔当初没有发现,如果早发现的话,恐怕孩子早就找到自己的亲人了。可是事过这么多年,到哪里去找啊?

“老王大哥,你真是个好人,我为我的前夫赎罪,我要尽我所能,争取尽快的找到李琳的亲生父母,李琳是个好孩子,那天他来送钱,我就看出他不一般,他的童年一定很凄惨,我从他的眼神里看到过悲伤。”狗剩妈眼含着泪水,她没有想到李琳有如此悲惨的命运。

“李琳小时候在我家住了两三年,他从小就很爱学习,叫他画画一画就像,可是后来他的养父母因为遭遇车祸,双双离世。他成了孤儿,不久他现在的妈,收养了他,可是他爸因为病又离开了他,让他从小受尽困苦,我也是在两年前才有重新认回了他,给他学费供他上学。”

“大哥,你别说了,我要出院,我已经好了。”狗剩妈说,她收拾好行李,叫上狗剩,老王给她租了辆出租车,送他们回家,望着远去的狗剩母子,老王眼睛湿润,李琳能否找到亲人,就拜托你了。

狗剩妈能找到李琳的亲爸妈吗?

……待续





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9)| 评论(10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