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姣敏月光原创影音博客

欢迎您的光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 秋韵 65  

2014-01-06 09:54:09|  分类: 小说:秋韵《上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


    

【转载】各色精美边框 - 姣敏月光 - 姣敏月光博客家园

 秋韵 65

 

热气腾腾的饭菜上来了,秋菊坐在饭桌前,看着小叔子和赵丽聊得很开心,她心里突然掠过一丝莫名其妙的感觉,对面的王强时不时的往这边看,弄的她低下头,今天的酒席是小叔子徐英安排的,为了给他捧场,再说也不放心他,秋菊无奈的参加了,她确实不爱参加这种场合。

“嫂子,我们开始吧,你说几句。”徐英端起酒杯,看着低头不语的嫂子,徐英提醒她。他已给各位都倒满酒,为了照顾女士,今天都喝红酒。

秋菊站起来,高举酒杯:“为了表示感谢,我和徐英敬王厂长和赵科长,他能够继续在教育口工作,多亏二位的大力支持,我先干为敬,大家都干了此杯。”

赵丽很高兴,她盼望着见徐英已经很久了,一开始她想靠着徐英坐,却被秋菊安排在徐英对面,她有些不悦,可是为了长远大计,她忍了。端起徐英递过来的酒杯,她脸色微红,脑子里浮现出喜庆的场面:那高挂着的新婚大喜字,身着华丽的新娘服,和新郎挽手对饮……。

“赵科长,你快喝啊。”徐英的话打断了她的幻想,她赶紧喝了半杯,突然想到这是合婚酒啊,就抻脖子又干了,她脑子混乱,自己拿起酒瓶子,来到徐英面前,给他倒满酒,回来又倒满自己的酒杯,她看着徐英,好似见到了徐光,激动的脸通红:

“来,小徐!祝福你前途无量。干杯!”说完一饮而尽。惊得秋菊瞪大眼睛瞅她,她怎么了,喝的这么冲。

王强今天兴冲冲的参加宴会,抱着对秋菊的期望,他盯着秋菊,希望她能给他个微笑,但看到秋菊对他有些冷淡,心里琢磨着,是否我们的事情要黄?他没有心思喝酒,只是少许喝点,当看到赵丽的酒兴大浓时,激起了他的酒劲,想起了饭前赵丽的话:你今天要好好表现,你们的事成与否就看你的了,要让徐英认为你和秋菊的关系不一般,让徐英知难而退,不和你争秋菊,只要她不和徐英续亲,你的希望就大了。想到这儿,王强端起酒杯敬秋菊:

“秋菊,我敬你一杯,祝贺你二弟调动成功,也祝你家庭幸福。来干了吧。”

“谢谢你,厂长,我不行,我酒量有限,我适量吧。”秋菊推辞着,少酗了点,王强突然越过徐英来到秋菊面前,他拿起秋菊刚放下的酒杯,硬递到秋菊手里,让她喝,秋菊挣脱着王强紧握的手,结果酒洒了一身,王强赶紧掏出手绢给她擦身上,弄的秋菊脸都红了。

徐英看到王强对嫂子的亲热劲,有些吃醋,他递给嫂子餐巾纸,顺手把王强给秋菊擦衣服的手绢换下来,扔给厂长,王强也明白自己过于着急,反而弄巧成拙,对秋菊直说对不起。

秋菊此时反倒静下心了,她端起酒杯,对王强说:

“王厂长的好意我领了,你害怕我喝不够酒,谢谢你!我干了此杯,感谢你这几年对我的照顾,还有我家那位去世的老公,活着时你对他的提拔和栽培,可是他却辜负了你。”说着,秋菊端起酒杯一饮而尽。

气氛突然僵住了,大家的心揪揪着,思绪回到了几年前,那惨不忍睹的场面,满是血迹的大道上,躺着奄奄一息的骑车人,声嘶力竭的哭喊声,孤儿寡母的悲惨像。

“嫂子,过去的事情不要再提了。”徐英眼里含着泪,他不爱触及的伤痛,不明情理的追思,不能替代的亲情,他放下了酒杯。

这突起如来的场面,也触及了赵丽,想起和徐光欢聚的一夜,想起她那可怜的没有父亲的背生儿子……。

“王厂长,赵科长,对不起,失陪了。”说完,秋菊走了,赵丽赶紧追去了,她明白,这一切都与她有关,她想去安慰秋菊,陪她一起回宿舍了。

她们走了,饭桌前只有王强和徐英,徐英爬在桌子上,抽搐着。王强赶紧扶起他,徐英一下子趴在王强身上,他满眼泪水。

“王厂长,我很想知道,我哥生前是什么样子,他怎么会突然去世,你能告诉我吗?”王强是思绪回到了三年前……待续

 

 

 

 

 

感谢《 雁飞墨行 边框》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4)| 评论(5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